尧尧发表于:2010/09/29 00:28
假若作为一名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按照我身份证上的日期,从2010年9月28日今天开始,我可以找个异性去民政局领取结婚证结婚了。
所以,在法律上,我今天22岁。
这是我一直很纠结的一个问题,它将一直困扰在我的整个生命当中。我的户口本上的出生年份比我真实出生年份小两年,而且出生的日期也对不上号。从小到现在我爸妈一直为我过的是农历生日,也就是八月初二,所以按照我真实出生的1986年当年农历八月初二来看,公历是9月5日,而我户口上的是9月28日。我始终没有找出期间的有何对应关系,多年求解未果。我一直在追问我父亲为何在户口上给我上的是这个日子,他们给我最近的答案是,请别人帮忙办的户口,给上错了。这让我感到深深的纠结。是的,在具有权威性和说服效力的法律上我的出生情况并不等于我生理上的出生情况,意思就是我欺骗了法律,或者法律是错误的。这叫我情何以堪哪!
我想将其改为我父母认为的我同意的正确的出生日期,可是按照规定需要出示医院开具的出生证明,这个对于我来说相当于无解;而假若,我手头有一张我当时出生的证明,我如果去改了,是不是相当于我成为了一个新的我,以前我经历的二十年的一切便不再属于我,我的学历跟我对不上号,我银行卡信息跟我对不上号,很多很多我赖以生存的东西便不再属于我我不再拥有它们。如果非要去继续拥有它们,便需要冲破各种艰难险阻,去开具一张一张的证明,这个可以看作有解,但因为前面的条件无解,所以这个也就等于死解,即使前面有解,这个的完成难度也相当于1+1=2的求解。
Tags: , , ,
评论(2) | 引用(0) | 阅读(3226)
尧尧发表于:2010/09/27 10:52
刚接到母亲电话,姐姐顺利生下一个女孩,母女平安.

我终于当上舅舅了.
Tags: , ,
评论(23) | 引用(0) | 阅读(6108)
尧尧发表于:2010/09/21 17:39
由于我这人比较崇尚自由不喜欢束缚,所以我对于博客给予了很高的开放性,基本没有任何权限限制.
但无奈这个社会就是这个样子,你不可能要求他人与你在某个认识上面同你达成百分之百的一致,你把自身觉悟提高了,最终你却发现自己仍然身处凡尘,你既不能摆脱这个环境,也不可能将所有的人与事一一超渡.
最近博客垃圾评论与留言的现象日益严重,让我开始考虑在权限方面做一些限制,这并非我的本意,但这应该成为一个主意.

我想有的,是一片恬静的处所,而非嘈杂的闹市.
评论(24) | 引用(1) | 阅读(5110)
尧尧发表于:2010/09/08 23:08
明天就是我农历24岁生日了。
不知不觉我已经走到了人生的第二个本命年,一个甲子的轮回也走了五分之二。
想来时间过的真快啊,孩提时,儿童时,读书时各个阶段的场景如今都还历历在目,我数着它们就像回忆我昨天晚饭吃了什么一样清晰;可我竟然这么快已经独自一人在外漂泊打拼,离开待了十几年的学校,离开养育自己二十来年的父母,就这样我开始承载着以前觉得遥不可及的一些事情:事业、家庭、子女,为了完成这些任务我努力地活着,然后我感觉自己在这样的岁月当中,真的开始苍老了。
时间飞逝,岁月不饶人,人生苦短,我开始像每一个这样感叹过的人这样感叹着。
评论(1) | 引用(0) | 阅读(3104)
尧尧发表于:2010/08/29 22:30
这是一篇献给谢霆锋三十岁生日的日志。

昨天的这个时候,我和Jessica在沙区的小电影院里看着《线人》,事前我跟Jessica说第二天是霆锋的三十岁生日,可惜没有午夜场,否则我希望可以在凌晨的时候观看着他的电影祝福他生辰快乐。事先看过预告片,我大概知道这是一部极其灰色与阴暗的电影。在观看的过程中,我努力保持着冷静与沉默或者其实是压抑,任凭身旁的某人惊叫、掐我的胳膊、落泪与动容我都专注地盯着荧幕,只是到最后一切变得那么惨烈的时候,我无法再压抑住自己,泪水悄悄从眼角涌了出来。
仔细想来,我个人认为这是一部相对来说比较粗糙的电影,无论从主题、故事、角色还是场面,我无意拿它与其他任何同期上映或者同题材的影片做对比更不会是《证人》,也不会去探讨林超贤是否急于求成或者吃旧作的老本等等,我喜欢看电影但我从来不写影评,我只是真的认为,这部片子或许可以拍的会更好些,再好些。
评论(8) | 引用(0) | 阅读(3198)
分页: 9/53 第一页 上页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