尧尧发表于:2014/10/26 23:10 | | |
---这篇文章献给我挚爱的亲爱的异性兄弟,李茂。

在不久前整理博客的时候,我找到一条2007年时李茂在我文章下的留言: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看到这段留言,我感觉心中五味杂陈,有那么一种说不出仿佛是难受的情愫在心头围绕,久久不能散去。

而这个礼拜,我在整理移动硬盘数据的时候,读到在2007年6月30日中午李茂在我的笔记本上留下的一份记事本文档:

引用

照相好好玩哦,胖胖的babyfat,哈哈.眼睛还是肿泡泡的!
好久没照相了,还真好耍,各种表情都给记录了下来.但笑真的是最美的.
哈哈哈,我觉得我要是男的还真帅,那不你们都找不到女的拉

亲爱的尧兄弟,最近你娃变得有些多哦,堕落慵懒的都不成样子了.我看着心疼啊.
如果你还不快点醒过来就完了.我最近脾气好像有点大也,还望原谅到.过段时间考试完就好了,压力大,心理承受能力差啊!


以及,那一天她在我笔记本上用摄像头留下的影像: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偶然间拾起这些东西,实在让我感觉措不及防,如同一扇禁锢已久的大门被开启,瞬间涌入无数鸽子,无所适从又毫无抗拒。
我突然觉得自己该好好整理下思绪,应该理一理我和李茂之间的情谊了。

真的,我没有撒谎,直到现在,我才彻底明白这一种关系是什么样的一种感觉和达到了什么样的一种程度。
就像流淌在身体里面的血液,它贯穿着你的全身,你毫无察觉,却在某一个时刻皮肤被割破,鲜血从伤口汹涌而出,那个画面才能让你观察和感觉到,原来血液是如此的浓郁。
而李茂之于我,就仿佛流淌在我身体里的血液,我早已习惯她安静的存在,然而在某一时刻我突然被唤醒,她的存在是如此久远而重要,是如此富有生命力。

与李茂的结识久远到大一入学不久。某日下午我在乒乓球场准备一展拳脚,无奈形单影只,只好靠着球台张望。这时一个戴着眼镜提着一块球拍身材单薄的女孩走入我的视野,毫不羞涩地跟我沟通要求一起玩耍。九年,九年以后的今天,我仍然清晰地记得2005年秋天的某个下午,我第一次见李茂时的场景。
时光荏苒,这个世界已经和十年前大不一样,而我眼前的李茂,却是变化无多。一张仍然显得有些稚气的娃娃脸,笑起来依然学生味十足,容易爽朗地大笑,在人群中是那么活跃的一个小孩,却依然坚持着自己的信念,为自己的理想而践行着。
这样一个单纯而独立的女孩子,竟然陪伴着我同行,一走就是九年了。

不过三个月前,我尚在家中。许久没见面没深入沟通后,她给我打来了电话。我知道,她肯定有心事,需要倾诉和慰藉,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不会是因为工作,她的工作并不需要我操心,她也不会跟我倾诉太多工作上的事情;那么一定是感情,是的,年纪相差半岁左右的我们现在却非常巧合地至今未婚,怀揣浪漫情怀追求诗情画意的她情路并非一帆风顺。似乎从2007年夏天她在电话中哭着要求我到车站的快餐店陪伴她听她倾诉自己的情感开始,我便已经习惯成为她受到伤害之后的避风港,我明白在她潜意识里我已经成为固有而坚实可靠的依赖,我也总是在这样的时候开导她安慰她告诉她我一如既往地值得信赖。
因为她明白,我是她的知己,了解并懂得她。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或许就是这样的原因,偶然间触碰到这些浓烈的记忆,我才会有如此巨大的反应。
我把和李茂的关系已经融入到血液之中,并习以为常。我压根不会去揣测彼此的关系有多厚重,也不会去刻意去营造与维系彼此的关系。就如同血液的脉搏,我甚至忘记它的存在,直到去触摸,才感觉到如此强健而有力的跃动。
如同我和李茂相处,无论在任何一个时刻,我觉得首先我们都是彼此尊重的,相互尊重对方的思想与生活。虽然我们都太过了解对方,但却从未想过横加干涉。即使我的生活有多么乱,我的做法有多不符合她的观点与立场,她从来不会跳出来对我指手画脚,而只是告诉我,你好就好;即使在恋情中她不太会处理与异性的关系,有时候她的想法略显天真而理想化,我都尊重她,因为我知道这才是真正的李茂,这才是她做自己的选择,只有当她需要我,需要一个依赖的时候,我才会站出来,告诉她,我一直都在。
所以,其实在这九年的时间里,我们相处的会面的次数真的不是太多,彼此交心长谈也屈指寥寥,是一种水到渠成的牵连,维系着彼此的关系直到现在。
大概真的是因为这样,我们的关系浓得有些淡。以至于我开始觉得惊讶,原来我们已经认识这么久了,原来我们的关系这么深刻,原来我们有这么多回忆。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总有人怀疑异性之间是否有纯友谊,我们做到了,并做的很好。
在这长达九年的时间里,一切的相处都显得那么自然。我们没有任何争吵,也没闹过任何别扭,我们彼此相互照顾并肩前行,但又保持着异性之间的距离,没有暧昧,除了略带玩笑的礼貌性握手相互没有任何身体接触,有时候不小心碰到我都会觉得很不自然。就像去年她来我家叫我帮她的超级本装系统,她在我床上睡了一觉醒来,我告诉她,作为女人你真是失败呢,孤男寡女同处一室,你在床上睡着我一点生理反应都没有。
这一切的相处,都是那么的顺其自然和理所当然。
我一直觉得,如果我们当中任意一人产生跨越友谊的念头,都是对这种关系的侮辱,而如果我们真的以超越友谊的身份相处,必将是对这份情谊的侮辱并且终将以失败而告终。

而现在,我们竟以同事关系相处着,这接近两个月的会面已经比之前所有的相处加起来还多。如同她所说,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们会成为同事,对于我而言亦是如此,我也对彼此这种新的关系很感兴趣而充满期待。无论在我到来前还是到来后,李茂在人前或者对我,总是说的是,我的到来给了她很大的信心。她总是这样满怀希望,而且也对他人充满信心,即使我对自己能否胜任有所顾虑,听到她的鼓舞,总渴望如她一般,充满斗志与勇气,一往直前地为了彼此的理想与未来而奋斗。
这对彼此的关系是一次新的挑战,我们从未遇到过,但不尝试谁又知道呢,大家不都有一股挑战未知的冲劲儿吗?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感谢有你,一生有你。
评论(1) | 引用(0) | 阅读(2163)

评论:

会赚网-http://www.sjy88888.com/ Email Homepage
2015/11/14 06:31
会赚网-让您马上赚到钱的网站网址http://www.sjy88888.com/
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
发表评论

昵称

网址

电邮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登入] [注册]